【奴隶形成】


  市区小学4 年级2 班的教室里的语文课堂上,老师正在给同学们讲解着课文,
坐在倒数第二桌的苗哲有点呆不住了,她是一个老实的孩子,平时很少讲话,同
学们中和她关系好的也没有几个,只有和她住在一起的班长方圆对她很照顾,像
姐姐一样对她,苗哲也很听她的话。

  苗哲人虽然不顽皮,可学习上却不怎么用心,多亏方圆平时经常帮她辅导,
才没有拖班上的后腿,所以老师——也就是正在讲课的少妇,刘眉,对她也是爱
打不理。

  苗哲正在走神,忽然听到啪的一声,她扭头一看,原来是坐她后面的张芳的
笔掉到了地上。张芳本来是她们上一届的,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这学期和她们班一
起走了,不过她学习不错,和班主任刘眉关系也很好,在班上比较有号召力,和
方圆两个人可以说是班里女孩子的头。

  “帮我捡一下好吗?”张芳冲苗哲一笑,虽然是请求的话语语气中却带者些
许命令的成分。苗哲没有多想便弯下身子,她四下张望了一下却发现笔就在张芳
脚下,她本想叫张芳把脚拿开可又怕正在上课挨老师训,于是便用手把张芳的脚
往一边抬了一下,张芳穿的是小学学生很少穿的那种中跟皮鞋,黑色的袜子,却
遮不住她完美的脚型,增一分太肥,去一分偏瘦,36,7 的鞋码。苗遮看着竟被
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驱使,刻意把头向下吸了一口气,除了淡淡的皮革味没有别
的味道。张芳是班上那种较早熟,也比较漂亮的女孩,平时很注意干净。

  “给你。”苗哲起身把笔给了张芳“谢谢。”张芳漫不经心的说。苗哲有些
不高兴,可是却鬼使神差地笑说:“没关系。应该的。”说完了连自己也觉得奇
怪:怎么在她面前自己总是那么尊重,这是对方圆都不至于的。

  正想着,又是啪的一声,这次是张芳故意把笔扔到了地上,没等苗哲回头,
就拍了一下苗哲的后背,等她回过头,张芳也不说话,只是指了一下下面。苗哲
有种被侮辱的感觉,可她没有拒绝,张芳在班里经常带着女孩子变着法子玩,大
家都很推崇她,苗哲正鼠疫那种没人愿意带着玩的主,虽然方圆每次都叫上她,
大家还是很少有人理她,分拨玩的时候跟更是她的噩梦,只要总数是奇数她就会
孤零零地出来。所以赶上这个巴结张芳的机会,苗哲自然不愿错过,于是她又弯
下了腰。

  可是她没想到这次张芳脱了鞋,把穿袜子的脚踩到了她的手上,由于她们坐
的是靠墙那一排座位,所以没有人看到。苗哲顿时不知所措,叫她拿开吧,怕老
师听见。自己抽走吧,说实话,一是有点不敢,还有被张芳稍微有点湿的黑袜子
脚踩手着并搓来搓去她反而觉得很舒服,虽然有点屈辱,但一想是班里的大姐,
她又不觉得什么了。

  “你干什么呢!!??”没想到老师来到了教室后面,苗哲一楞,这时张芳
的脚已经抽回去了,只剩她自己跟桌子底下傻楞着,“上课不好好听,在下面干
什么?”前面说了,要是换了别人,老师没准给点面子,可老师对苗哲向来没好
感,所以训斥起来是丝毫不留情。

  “站起来!!”刘眉白了她一眼又接着讲课了。

  张芳没有去哄苗哲,却往自己桌子上一坐,笑着看苗哲抽泣。苗哲哭了一会
一回头发现张芳坐在桌上,两腿分开在自己身子两边。张芳这时用手抚摩着苗哲
的头,温柔地说:“来,到这来。”苗哲一转身,趴在张芳身上又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苗哲止住了哭。张芳用双手捧住她的脸,笑说:“怎么,为我受
这点委屈就受不了?我还想以后带你一起玩呢!”“不是,不是。”苗哲一听忙
用手擦了下脸,这时又听见啪的一声,张芳的鞋从脚上掉了。而她却没有动,而
是鼓励地看了一下苗哲。苗哲心领神会地弯下身去用手把张芳的鞋捡起,准备给
张芳往脚上套,没想到张芳那只没穿鞋的脚却抬了起来,放到了苗哲的膝盖上,
“我的脚有点酸,帮我揉揉好吗?”张芳的话不重分量却不轻,苗哲此时一沉溺
在被这个姐姐的欺负当中,她丝毫没有反抗地握张芳的脚揉了起来。

  张芳坐在桌子上开心地笑了起来。

  过了大概一周多,正赶上苗哲张芳那组值日,等其他同学都走了老师才又赶
来通知明天检查,玻璃也要擦,于是7 ,8 个人开始忙活起来。由于高处的玻璃
够不着,所以得拿桌子搬来搬去很是麻烦。

  正忙着,张芳对全组人说:“大家想早点走吗?”同学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
一个叫李敏的胖胖女孩子,也是张芳的跟班说:“当然了,你有什么办法?”张
芳一笑:“简单啊,一个人骑一个人肩上擦,不就快多了!”对啊!!

  同学们都很高兴可转而又犯了愁,都是女孩子,谁愿意被人那样骑啊?“我
来!”张芳生气地说!!“不行,不行!哪能你来。”其他几个女孩子讨好说。
“苗哲,你来,怎么样?”张芳瞥了一眼角落里半天没说话的苗哲。“对对对,
苗哲来。”其他人跟着起哄。“这其实没什么,为大家好的事。”张芳接着说,
苗哲缓缓地抬起头,违心点了一下。然后蹲了下去。

  “好了好了,有什么好看的。你们去干别的活,上面的玻璃交给我。”张芳
教训着嘻嘻哈哈的女生,命令着。而她跨下的苗哲已是满脸通红。“咱们走吧。”
张芳一碰苗哲的头,苗哲便听话地移动着。不一会,除了一块高处的玻璃,其他
活都干完了,于是张芳就命令其他同学先走,自己和苗哲留下。

  “我们走了。好好干啊,小毛驴!!”李敏临走都不忘挖苦苗哲。苗哲只能
底着头,无助地搂着张芳的大腿以保持平衡。“要不咱们换换?”张芳开玩笑地
说:“老让你在我裤裆底下也不好啊?”她故意用这些侮辱性强的字眼。“不用
了,我

  我愿意的。“这倒是苗哲的心里话,她一点也不恨张芳反而对怨自己不能更
进一步表达她的忠心。

  终于活干完了,苗哲慢慢蹲下,她已经精疲力尽了。这时张芳说:“我是从
后面下来麻烦一些,还是从你头上跨过去呢?”“这,苗哲没想到她会这么问,,
您(她不自觉地用了这个字眼)从我头上跨过去吧。”

  “那好,下来喽。”张芳嘴里说着却故意往苗哲头上坐一下,才下来。“哎
呀,累死了,脚都骂了,你知道吗?”

  “我再给你揉一下吧。”苗哲讨好地说。

  这次张芳没有推辞,直接坐到了椅子上。苗哲就那么蹲着没起往前挪了几步
来到张芳跟前给她脱掉鞋子,还是那双黑袜子,不过苗哲没有想到的是居然那么
臭,简直不象女孩子的脚,她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头,张芳看到了,笑道:“从上
次你给我揉脚起我就没洗过脚没换过袜子,都是为了你啊。”苗哲不解说:“为
什么为了我啊?”

  “你不是想和我们一起玩么?”“是啊!”“我让你说话了么!?”张芳喊
道,苗哲吓了一跳,本来蹲着一下子跪到了那里。张芳装做没看到:“可她们说
你不老实,不听话,我觉得不会吧?”说着,她把一只脚放到了苗哲的肩上,顿
时一股臭气涌进苗哲的鼻子,她没敢动,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傻楞楞地在那
里跪着。

  这时,张芳的脚又移到了苗哲的脸上,她都要晕过去了,可是她什么也没说,
此时此刻能否和其他女孩子玩已经不重要了,一点不差地遵循张芳的命令是她陶
醉的事情。张芳把脚放到苗哲的鼻子上,笑着问:“香吗?”“香!!妈!”苗
哲想都没想就把自己对最尊重的人的称呼叫了出来,这是张芳没想到的:“你叫
我什么,再叫一声!”“妈!”苗哲已经没什么羞辱感了,她把张芳当成了主人。
“好女儿!哈哈!”张芳笑着把脚移到苗哲嘴边,“张嘴,好久没洗脚了。”声
音不大却是圣旨,苗哲急忙张开嘴,把张芳穿着袜子的脚含进嘴里。


  奴隶形成(续)

  自从那次给张芳舔了脚之后,苗哲就成了张芳正式的女儿加奴隶,张芳也常
常命令她为自己做一些诸如舔鞋一类的事情,当然,碍于一个女孩子通常的羞涩
感和自尊心,这些都是背着别人的。只是,每天放学后苗哲留下来伺候张芳的时
候多了起来,所以经常是方圆一个人先回家,对此她很奇怪,但并没多想什么,
本身她平时也只是出与爱护对苗哲好,并没把她当朋友,她只是在想为什么自己
的朋友张芳对苗哲好了起来。

  上课时,苗哲“掉笔”的频率也打了起来,而且每次“捡”都很艰难,很费
劲,当然其中原委只有张芳和苗哲两人知道。但张芳心里还是不满意这个现状,
她希望再有一到两个人知道这件事情,一来可以让别人分享自己的快乐,二来可
以更进一步激化苗哲的奴性,对她更死心塌地,渐渐地,一个计划在她脑子中形
成。

  这天正赶上学校开运动会,张芳有1500米跑的项目,方圆有女子跳高,跳远
的项目,而苗哲的项目自然是端水,拿鞋以及大家都走了特殊伺候张芳。放学后,
三人在教室里收拾东西,方圆抱怨说,脚疼死了,张芳一笑说要不要按摩一下啊?
方圆睁大眼睛看一下她:“按摩?我哪有那个福分?谁给我按摩啊?你么?你会
啊?”张芳说:明天是周日,去我家,我让你的脚变舒服。“”真的么?“方圆
不解地问,”当然是真的,对了,你先走吧,苗哲还有几道题问我,是吧,苗哲??


  “哦,是是是。”苗哲忙不迭地回答。“那好吧,明天见。”方远带着疑惑
走了。

  “跪下!”张芳不紧不慢地说,苗哲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忙跪下并托起张芳
的一只脚,把袜子脱下来,放到嘴边舔了起。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苗哲把张芳脚
上的酸臭味都溶化,吃到了自己的嘴里张芳才让她停止。“明天可要看你的表现
了啊,乖女儿?”张芳笑着用脚挑着苗哲下巴说,“你要我干吗?”苗哲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明天你别和方圆一起来,早点过来!!”

  第二天早上,早早的苗哲就来到张芳家门口,张芳妈妈开的门,苗哲心里直
纳闷:她哪象34,5 的人啊,说28,9 也有人信,张芳的妈妈高傲地看了她一眼
:“找张芳吧?进她屋吧

  ,懒虫还没起呢?“苗哲答应一声进了张芳的卧室。

  张芳还在床上熟睡,苗哲不敢叫她便关上门跪在床边直到张芳醒来:“你什
么时候进来的?”“哦是你妈——啊!不是我姥姥开的门。我没敢叫您。”

  “你姥姥?——啊!哈哈哈哈!没错没错!是你姥姥。哈,我妈要知道指不
定怎么想呢?!”

  张芳一看表,快到约方圆来的时候了,她正色道:“好了,该用你的时候了,
你愿意我这样把你当狗一样吗?不愿意的话现在你可以走了。”苗哲忙跪下搂住
张芳的脚:“我愿意。我愿意!!”

  “真的吗?让你干什么都愿意?”“真的!”

  “好!!你脱了鞋钻到我被窝里来。”“哦”苗哲忙脱下鞋想撩开被子。
“啪”苗哲嘴上挨了一巴掌:“从下面,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苗哲只得从
张芳脚下的被子往上钻,钻到中间张芳用腿一挡然后把她的头拉到跨下:“好了
就这里。你还想往哪钻,在我的裤裆里老实呆会,我不叫你不能出来,你要是给
我穿了帮我用屁股坐死你!!”

  接着张芳又把苗哲的鞋放到床下,这样屋里看来只有她一个人了。

  “阿姨好!”听声音是方圆来了,张芳用双腿一夹苗哲的头“放平身子,好
就这样!”

  “这个死苗哲,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哎,你还没起呢?什么?关门?关门干
吗啊?好好。关上。”

  方圆坐在张芳床边:“对了,你那个什么按摩器呢?骗我是不是。哈,还是
苗哲聪明就没当回事。”

  “她敢!”张芳怒道,在她屁股下的苗哲心里一抽!

  “有什么不敢,她就那么听你话?”方圆道。“那她听你话吗?”

  “当然听,从小她就听我话。”方圆从小是班长就有指使人的欲望。“我看
还是更听我的。”张芳就是要让方圆改变观念。“你怎么知道?她是我的跟屁虫
啊!”女孩子嫉妒心一上来可什么都说出来了。“哈哈

  跟屁虫,她是我的吃屁虫!“”什么?“

  方圆不解地看着张芳,这时张芳放了一个很大声的屁,也难怪,为了这一出
她头天晚上吃了一盘黄豆还喝了好多凉水。

  “你好$ !”方圆捂着鼻子笑骂道,“有人吃你屁吗?”

  “哈哈!”张芳笑着揭开了被子,方圆傻了,只见苗哲小狗一样绻在张芳屁
股下面,一动不动,看来刚才张芳放屁她也没敢动。“你这是?”方圆突然有种
被欺骗的感觉,自己当妹妹照顾她,却莫名其妙成了自己好朋友的奴隶自己都不
知道。女孩子那种固有的嫉妒心和攀比欲望加上从小就有的支配欲望一起涌上来。
“你那么贱,那么愿意伺候别人。好滚下来,给我舔脚。这么久了早知道早让你
伺候我!”方圆无师自通,真是天生的女王。

  就这样,苗哲忙活了一上午,快12点两人才走出张芳的家门。

  一路上,方圆由于生苗哲的气不理她,苗哲也不敢说话。突然方圆产生了一
种把苗哲彻底变成自己奴隶的愿望。

  “肚子好疼。”方圆停下不走了“快找厕所。我要拉屎。”她觉得在苗哲面
前什么话都没必要避讳。两人找了半天在一个家属院里找到了一个公共厕所,这
里离她们家还有一段距离,方圆便决定在这里公开地调教她!

  “你也近来。”方圆叫住了准备去找纸的苗哲。然后走进厕所找最里面的坑
蹲下,苗哲只得跟进去,它没有便意,就在方圆对面的地上蹲下。“不嫌我屎臭
吗?”方圆还在生气,“不不。不会的。”苗哲嗫喏着,她也觉得对不起方圆,
自己就是当奴隶也该先伺候方圆啊,她对自己那么好。“那好,你先做了张芳的
奴隶我不怪你,但我想知道你对谁更忠心一些。”

  “当然是您了。”其实苗哲早就想把方圆当成女王。

  “那好啊!现在没纸,你说怎么办?”

  “这,用我的衣服,主人。”

  “# !你的衣服配给我擦屁眼吗?”方圆全然没有了女孩子的羞涩感,她心
里想的只是怎么征服这个奴隶。

  “那那我用手给您擦。”

  “用嘴!!!”

  “哦!”

  “怎么你不愿意。!”方圆故意问。

  “愿意。”苗哲小声答。

  “愿意什么说完整!”

  “我愿意给您舔屁眼!”这时进来两个中年妇女,听到了苗哲的话,惊异地
看着她们。

  “来吧。”方圆当了好几年班长,各种场合出入的多,她明白,这里没她认
识的人,看一面的陌生人不会记住她们,正是当众羞辱苗哲的好地方。

  方圆翘起屁股,只见深褐色的小花蕾上带着黄颜色,那是沾上的大便,苗哲
探过头去,掰开方圆的屁股,把舌头探进去,仔细地舔了起来。

  那两个女人差点晕过去,她们一辈子也没看到这样的情景





  奴隶形成(三)


  当苗哲的舌头触到了方圆的小屁眼上时,方圆向前微探,两瓣圆润的屁股夹
住了苗哲的口鼻。苗哲当然不敢有丝毫的退缩,继续卖力的舔着方圆的屁眼。方
圆觉得很舒服她觉得这比自已用纸来清理即干净又省事想到这心里的气也消了。

  两人是在几名中年妇女的惊诧的目光中走出公厕的。表面上二人又恢复了好
朋友的关系。晚上苗哲根本无法入睡,回想这一天的怪诞经历阵阵的脸红,她不
知自己是怎么了,这么下溅` 变态不过还是有些高兴现在自己和班里的两个大姐
大是一伙了。这对她很重要,更何况自己是真的有些喜欢侍候她们,虽然对舔她
们的屁眼一时还不能接受但又能怎样呢自己的身份也许只能给她们舔脚舔屁眼。
想是想不明白了苗哲本是不愿动脑的人,她就不想了反正事已至此路已至此。

  平时来往不多的三个女孩就这样走到了一起,应该说是方圆和张芳走到了一
起苗哲在她们二人看来只是一条狗,一件可以作任何事的工具而已。学校里每有
活动三人就会主动编成一组,事后当然少不了苗哲跪在二位主人面前忙前忙后的
为二位主人舔脚了。

  张芳的家是个单亲家庭,张芳的妈妈工作很忙平时在家时间不多。张芳就让
方圆和苗哲来家里玩。在这儿张芳敢到很放松没有人能知道她们密秘。进屋就和
方圆脱下捂了好长时间的鞋袜跑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仿佛苗哲并不存在一般。
苗哲不敢放肆为她们二人各倒了一杯水就恭敬的跪在她们脚下。方圆看了她一眼
对张芳说:姐姐她好溅呀给我舔屁眼她都愿意。" 张芳说:" 我相信,以后用她
的地方多了,舔屁眼算什么,我还要让她作我们的厕所呢。"

  " 厕所?" 方圆不解。 "是呀我们就直接在她嘴里拉屎撒尿。" " 你愿意吗。
" 张芳问苗哲。苗哲打了个冷战说实话她是不愿的。见苗哲没有回答张芳说:"
我不会马上用你的。" 乖女儿把衣服脱光。" 苗哲还从没有当别人面脱光过这让
她很为难。

  苗哲抬头看了看方圆想让她为自己开脱一下。方圆却说快点。无助的苗哲只
好脱了,脱得只剩内裤就不在脱了。张芳见此有些生气:" 都脱了。" 语气危严
不容违抗苗哲无法只好照作。张芳就和方圆一起将脚架到她赤裸的背上。





  奴隶的形成(四)


  张芳的一只脚架在苗哲的臂部另一只脚就在苗哲的身上游走。有时还在苗哲
的屁眼上磨擦。方圆本是架在苗哲的头上,这时她将脚伸到苗哲嘴前,不用她份
付苗哲就明白了,于是张大嘴将方圆的脚含住。用舌头舔起来。从脚趾开始到脚
心脚跟不敢有些许遗漏。给方圆舔过又转身为张芳舔。张芳的脚和方圆不同,方
圆的脚只是微臭有些酸,脚上的汗沾了一些灰尘而已。而张芳呢自从有了奴隶本
来就不是很勒快的她就没洗过脚,就让苗哲代劳了。她的脚汗很多臭气也浓。方
圆就开玩笑说:" 姐姐低是想薰死你女儿吗。" 苗哲知道自己现在已不是一个完
整的人,是没有人格的能给主人舔脚就是主人对自己最好的奖赏。现在的她反到
觉得舔张芳的臭脚虽然有些难受但更能给自己带来快感。张芳脚系暮购妥诺幕页
疽驯涑闪撕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