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浪漫】

                  海的浪漫

  我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小县城,因为毕业就开了一家餐馆,所以一直没有时间
出去旅游,也没有看见过海,很想抽出点时间去看大海。

  去年的夏天终於有机会了,因为房东修房子,餐馆需要停业五天,有时间了
,我兴致冲冲的自己驾车去大连看海。路过沈阳的时候想起了我的网友小丽,她
家就住在沈阳。我们虽然没见过面,但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我们很谈得来,
也很早就有见面的想法,这次不是很方便吗。於是我给她打了电话,约在一家咖
啡屋里见面。见面後感觉她还挺漂亮。在网络里我们就无话不说,这次见面了,
就更能聊了,我们天南地北的侃到了很晚,我才送她回家。我也索性在沈阳住下
,因为离大连还有九百来里的路程。第二天她来送我。

  “你是不是专程来看我的?”她问。

  “不是,我去大连,是顺便来看你的。”我说。

  “我就喜欢你这股诚实劲儿,要是别的男孩肯定会说是专程的,好让我感动
”她说,“我刚刚参加完高考,也想去大连我姑家玩几天,我们同行吧。”

  “好啊,要不我一个人还很寂寞。”

  於是我等他回家收拾东西,大约下午两点我们起程了,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
的聊天,彼此也都很了解对方了。她开朗,大方,善良,纯真,很惹人喜欢。晚
上九点我们到达了大连。

  说实话,男人看见漂亮的女孩子如果不动心,那肯定是有病。我没病,而且
还很正常。我对小丽就动心了,想和她做爱,想挑逗她。

  但如果她拒绝我,我肯定不会强迫她,因为我有些心疼她,她太纯真了。要
是她抵挡不住我的诱惑,嘻嘻…!我是很难控制我自己的。

  吃过饭後已经快十点了。

  “这麽晚了你去你姑家会很不方便的,”我说,“不如我们先去看海吧,看
看夜晚的大海是什麽样子,然後在外面先住一夜,明天上午在送你去你姑家,好
吗?”

  “和你?一起?”她吃惊的问。

  “噢,你误会我了,我们开两个房间的。”我笑著说。

  也许是在路上她看得出我(表面)是正人君子,也许她觉得我们已经是很好
的朋友了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很腼腆的答应了。

  我把车停在一家靠近大海的酒店的门前。我们手拉著手向大海走去。

  柔软的沙滩,蔚蓝的大海,温暖的海风,远处的孤岛上有一盏指示灯亮起,
我们被此情此景所感动,蹲下来摸摸向往很久的海水,站起来任那海风吹。

  “看,这的沙滩多细,多干净,咱们坐一会吧。”我说。

  “好呀”她的情绪很高涨,心情一定很好。是啊,在这种景色中,人们的心
情都会很好的。

  我们坐了下来,继续聊著,因为坐了七个小时的车有些累了,我们躺在了比
床还柔软还舒服的沙滩上,我伸平了胳膊,她便把头放在上面当枕头用。仰望著
星空,听著海浪撞击岩石的声音,我们陶醉了。

  “你就是那大海,我就是那明月”。她把歌词当诗对我温柔的说。

  我把胳膊弯曲,向回用力,他顺著我的力把身体侧立起来面对著我,我也侧
起对著她,但我们的身体保持著约半尺的距离,唯一的接触是她的头压在我的胳
膊也可以说是肩膀上,我的手在拨弄她的长发。我们深情的互相对视著,我咽了
一口唾液对她说:“你的眼睛真漂亮。”她送给我一个微笑,眯起了眼睛。这时
我听见了她也在咽唾液的声音,我知道她的感受了。在这麽醉人的景色中,孤男
寡女的躺在一起,你说正常的人会有什麽反应。我的手指透过他的秀发碰到了她
的颈项,慢慢的,轻轻的,不断的,碰触著她这性感的光滑的脖子和耳朵。我弯
曲的胳膊勾住她的脖子在继续向回用力,我们的距离在缩短。我感到他的呼吸已
经很急促,胸脯在不断的起伏,两颗激动狂热的心就要挨在一起。她急促呼吸出
的气体吹打在我的脸颊上,象海风吹著大海一样,始大海起了波澜,我狂乱了。

  用力的把她抱紧在我的怀里,火热的唇在寻找她的小嘴。

  我的唇吻到了她那很甜又很软的小嘴,两个人的唇舌绞缠在一起。我的手开
始动,从她的腰部伸到衣服里摸著她的背,感受光滑的肌肤,向上,碰到了一条
很窄的布条,那是女人专用的小背心,我轻松的解开了那上面的两个小纽扣。手
向前运动,我让我的身体稍稍後倾,始我们的胸部有一个小小的空间,好让我的
手自由的活动。我摸到了她的乳房,很坚挺,但又软软的,上面镶著一粒熟透了
的红葡萄,我用手指轻轻的捏著这粒葡萄,手掌也在轻轻的揉著挤压著。她的呼
吸更加急促,小声的呻吟。她的呻吟声就象是兴奋剂一样,使我们忘去了连续驾
车的疲劳。娇小的身躯开始在我怀里象蛇一样扭动。我把她放平,让她躺在柔软
的沙滩上,掀起了她的衣服,两个迷人的乳房蹦跳著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惊呆
了,饱了一会眼福,我的手不知不觉的握住了她们。

  在用嘴叼住了上面的两颗小葡萄,轻轻的吸润著,尽管那漂亮的乳房有时会
堵住我的鼻孔,始呼吸困难,但我也非常情愿。她的身体在沙滩上强烈的扭曲著
。呻吟声更大了,就象更大了的风吹向海面,始大海掀起了更大的波涛,我狂野
了。

  我的手向她的小腹伸去,伸进小裤头,摸到了一小撮嫩草,忽然,我的手腕
被她用双手固定,是固定,不让後退也不让前进。我知道,在这个时候男人如果
继续用力,那他就是大傻瓜。所以我没有。我把叼著一粒葡萄的嘴唇稍微用力,
手在用力的揉著另一个漂亮的乳房,被她控制的那只手的指尖在勾挠著那些嫩草
,嫩草长在一座小山丘上,我感受著这座小山丘的形状,渐渐的,她的手失去了
力量,并顺著我的胳膊向上,摸我的脖子,在我的头发中穿梭。她终於被我击败
了,而且败得一塌糊涂,丢盔弃甲。在丢盔弃甲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她那
圆圆的,鼓鼓的屁股压住了裤子,我正要想办法,却感到他的腰在轻轻的向上挺
,始屁股离开了沙滩,我知道她在配合我。很容易的裤子连同裤头就都飞掉了,
现在她已经完全的赤裸在我的面前,我借著柔和的月光,欣赏这玲

  珑的曲线,我欣赏著,激动得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麽。

  我醒过神儿来,把放在小山丘上在勾挠嫩草的手向小山涧移去。在山上呆久
了都会饥渴的,所以我的手指在寻找著溪水。终於来到了小溪边,虽然溪水不算
太多,但足可以润湿我的手指。我的手指在小溪里穿梭著,溪水越来越多,继续
穿梭著,遇到了一个泉眼,我刚碰到泉眼口的那块光滑的小河流石,这泉眼就变
成了火山口,要喷发了。

  她用手搬著我的脖子,樱桃小嘴迎了上来,我们又一次狂热的吻著,湿润的
舌头在纠缠。我的手指继续在火山口游动,不断的游动。她的身体在更狂烈的扭
著,也许是细细的,柔软的沙使她的肌肤更舒服。她的呻吟变成了低吼,就象狂
风来到了海面,始大海的波涛更加汹涌,我疯狂了。

  我感觉到她的手碰了两下我的小弟弟,轻轻的,只是用手背,好象是无意的
,其实是有意的。我知道她有了想要的欲望,她即羞怯又胆怯。但是她的这种性
欲被我勾引得不能自抑。我也是一样,这时我的全部已经都在山丘上了,我的小
弟弟在山涧的小溪中嬉戏,时而在那块光滑的小河流石上停留,时而去嫩草丛中
穿梭。她的双腿弯曲,双脚踩著沙滩,使臀部慢慢抬起,让她的泉眼轻轻的碰我
的小弟弟,但刚碰到就退回去,在抬起,在退回。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想保全他
那干净圣洁的泉眼,使之不受到污染,但是现在的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任何事物
,任何人能阻挡得了我们的前进,包括她自己的灵魂。我知道我还是不应该著急
,在用些招数。我的双唇重新盖住了她的小嘴。她抬起了双腿,盘在我的大腿根
部,我的小弟弟就更轻松的顶住了泉眼。我的舌在轻轻的向她的小嘴里推进,小
弟弟也随著舌的进入在向泉眼推进,推进,在推进,忽然遇到了障碍,在小弟弟
遇到障碍的刹那,她用牙齿用力的咬住我的舌,我明白了,虽然短短的一天多时
间,就使我们有很多的默契,所以我停止了,一切都停止了。

  我们在感受著,她感受著撑涨,我感受著紧箍。过了一会,他的牙齿松开了
,我还是没动。又过了一会,我感觉她在吸我的舌,於是和我的小弟弟又一起推
进,推进到不能在推进的地方。从她鼻子里发出的哼声,我知道她更痛苦。但这
次她没咬我的舌,而是用指甲用力的扣著我的肩膀。我睁开了一只眼,看见的是
她那紧紧皱起的眉头和挂在眼角的两滴晶莹的泪珠。我很感谢她,也更心疼她。
所以我们又一次停止了,这次停止换来的是更深切的感受。我们的狂风暴雨不知
是什麽时候开始的,也许是她的痛楚稍微减轻的时候,只知道现在我们在疯狂的
运动著,抽插著。她趴著,跪著,撅著,在我上面。我们用尽了所有我们想到的
姿势。汗水沾起了很多细细的沙子到身上,连屁眼里都是,肌肤的每一次碰撞,
通过细沙在中间的摩擦,感觉真是好。我们赤身裸体的,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随著海涛声,肆无忌惮的喊叫著,肆无忌惮的疯狂的运动著。後来,我们回到了
最原始的姿势,紧紧的搂著,深深的插著。我随著海浪撞击岩石的频率,在慢慢
的撞击著我的小丽。终於,火山口在喷射完岩浆的时候静止了,大海在狂风暴雨
过後也恢复了平静。可是我的小弟弟却依然倔强的呆在家里,於是我用左臂抱著
她,让她一条修长的腿跨在我右胳膊上,右手拖著她的屁股,站了起来(小弟弟
依然在它的家里)向海水走去,在海水中冲洗著,亲吻著,拥抱著,抚摩著。结
束了!在她只把小背心挂

  到身上,我把一条腿穿进裤子的时候。我们又在一起一一不舍的亲吻,真的
结束了?

  我们回到了酒点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了。

  “为了节省五六百块钱,我们还是开一个房间吧”。我笑著说。

  她柔情的看著我,也笑了。!!!我们在豪华的小浴室里用淡水来了一次鸳
鸯浴(这次只是为了冲一下身上的盐水)後,我们搂在一起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
十一点。

  她也不去她姑家了。我们一起在大连玩了四天,住了三宿。每晚我们都……

  我们得回家了。

  到沈阳,她下车了。

  “我会期盼著我们的下次见面”她含情脉脉的对我说。

  我驾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突然,一架桥落了下来,离路面只有一米半高。
还没等我做出刹车的反应,就已经钻了过去。幸好我没有受伤,只是车棚被刮掉
了,变成了敞棚跑车。风呼呼的吹著,好凉啊,我冷啊。

  我机灵灵打了个冷战,睁开眼。哪有跑车呀,是我把被子踢到床下去了。

  唉,原来是一场梦。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独翁 于 2008-7-26 10:25 编辑 ]真的好强,做梦都做得这样色,估计是平时受刺激过度了楼主,你好强啊,一会我也去弄个跑车开开(首先得睡觉).
楼上的,你更强啊,才注册没几天就被扣了那么多,是不是没看版规啊,赶紧想办法吧.这样也行啊,那天我就开个车天南海北的逛逛,那得祸害多少纯情小妹妹啊。看后都没觉得有多浪漫,就是意淫的字体没那么多,写的没那么露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