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他她】

  文泽的房间是一个套房,一边的墙壁做了一排的衣柜,文泽走近其中一个衣
柜,从裤子里拿出一条钥匙,这是文泽的密秘,因为父母忙于工作,所以也没注
意到他有一个衣柜始终是锁着的!

  而文泽的心却也“扑通扑通”的跳着!打开柜门,这是订造的衣柜,所以有
四个抽屉在下面,上面是挂外套的地方,但是,文泽却挂满了许多不属于他的衣
服……彷佛是一个女孩子的衣柜,里面几乎各式的衣服都有。

  文泽脱去了全身的衣服,由抽屉拿出一个机台,一端有两条电线,头端各有
一个夹子,他把夹子夹在老二的两边,按下机台上的开关。

  “啊~~”

  因为这是一个简单的千人震,也是偶然的机会让文泽知道这个方法,因为每
次换装时,老二都会因为太兴奋而高高举起,他用这个方式会使老二约数个小时
不会有反应。文泽试着打手枪,不过老二却像战败的斗鸡,低低的垂着头。

  文泽露出满意的笑容,他拿起了一双黑色的连身网袜,坐在床边,慢慢的穿
上。这双是文泽跑了许多家情趣商品店才找到的,穿上它,只剩颈部以上及双手
露在外面,全身都被这黑色的网袜包覆着,跨下还有一个洞,本来是方便女人尿
尿用的,文泽则把老二掏出来,有时文泽便是穿着它打手枪,非常方便,不会弄
脏。

  接着他又拿起一件黑色的马甲,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件,因为穿脱非常不便,
更容易激起他的兴奋。他穿上马甲,而这件马甲因为拉链在背后,一个人是穿不
上的,但文泽却有一个独特的方式,他利用在墙上的挂钩,将拉链头钩上,再慢
慢蹲下,使得拉链拉到顶部。他又取来一个项圈,系在自己颈上,“喀”一声,
他把项圈的圆环和拉链头锁在一起。

  文泽又打开抽屉,拿起一个包包,走到书桌前坐下,文泽打开包包,把里面
的东西倒在桌上,原来里面全是“香奈儿”的化妆品,包括口红,粉饼,眼影,
腮红……一应俱全,并不输一般时下流行的女人。

  文泽先拿了一个化妆棉倒上保养品先按摩一番,接着拿起粉饼,口红涂涂抹
抹一番,口红涂的是一般女孩也不会轻易尝试的大红色,文泽抿了抿双纯,那红
的发亮,似乎要滴下血来,因为文泽本来就比较秀气,经过一番的打扮,真是一
个标致的美人儿。

  接着他又走回衣柜拿起了一顶假发,卷卷的,好似烫过,长度到他的肩下。

  此时的文泽,若不知情的人,很难想像他是男生。文泽在镜子前面看了好一
会,若不是老二电击过,早就高高竖起了。

  “爸妈到日本一个月,我得好好利用。”

  文泽的父母开贸易公司,经常出国。这次是文泽五专最后一次暑假,因为没
当兵,不能去。

  文泽挑选了一件连身的黑色洋装,在腰间背后还有一个蝴蝶结,打上一条丝
巾,不然项圈就露出了;穿上一双两寸半高的高跟鞋,文泽似乎很有天份,一般
女孩穿这样高,早就不会走路了。

  文泽又照照镜子,仔细的看了一看,没有破绽,放心的背上“香奈儿”新款
的皮包,锁上房门,准备到SOGO逛一逛。

  文泽在家门口招了一辆计程车,告诉驾驶目地地后,一直看着窗外,但是发
现似乎有人一直看着他,原来司机利用后视镜一直看着他,露出诡异的笑容。文
泽心里暗喜,妆扮得太好了,一方面又有点不安。

  “SOGO到了呀!你要去哪?”文泽叫着。

  司机却似乎没听到,继续往前开。文泽想要打开车门,却打不开,突然司机
回过身,用电击棒电了他一下,文泽昏了过去。

  灿明原来是一个贸易公司的老板,自从发现了老婆有外遇,对女人便产生了
恨意,结束了公司,改开计程车,专找打扮风骚的女人下手,因为多半是风尘女
人,她们多半不愿声张。

  “你醒啦?”

  “这是哪里?!”文泽大叫。

  他四处看一看,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灿明双手在文泽腿上游走:“好性感呀!黑色的网袜……”

  突如其来不禁使文泽打了一个抖擞!文泽从没在扮女装时被其他人摸过,更
何况是陌生人。

  灿明手越来越不老实不停的往上摸,突然觉得不像内裤的感觉,掀开文泽的
裙子一看:“哈!好特殊的装扮。”

  灿明伸手拉下洋装的拉链,此时因为文泽双手被绑在床头两端而无法抵抗,
灿明脱下了洋装,文泽脸上浮现了羞愧的表情,因为现在躺在床上的“女人”只
穿着连身的裤袜和马甲。

  “还有个狗项圈!哈!哈!!”

  “你是被包的性奴隶呀!!”此时灿明双手仍在文泽大腿与胸前抚摸着。

  “让你看看我的杰作吧!”

  “奴隶过来!”

  文泽听到一阵铁链在地上拖的声音,灿明取来一副手铐,把文泽手上的绳子
解开,却双手铐上了手铐在背后。

  文泽仰起身,看到地上有一个裸体的女人,全身被铁链绑着,胸部用铁链绑
了一个横“8”字,两个奶子红通通的更显得大。因为绑着的关系,女人无法站
立,像只狗似的在地上爬,嘴里因为塞了一个球,口水不停的由嘴角滴下……

  灿明伸脚在女人身上踹了两下:“死婊子!”

  原来这是灿明的老婆——淑芳,因为外遇被发现,就被这样锁着已经快半年
了,灿明始终锁着她。吃饭时就用一个碗放在地上,让她像狗一样的吃;洗澡就
被牵到厕所,灿明用水冲她,顺便也大小便。

  文泽心中很害怕,突然吓了一跳,因为从来没有看过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被虐
待,只有在影片中看过,所以老二不禁竖了起来,虽然马甲很紧身,但那里还是
突起来了。

  灿明双手也正好摸到,“奇怪?”双手又再摸了摸,觉得不对,右手伸到桌
上拿了把剪刀,把文泽的马甲剪开了一个洞。

  映入灿明眼中的是一根直挺挺的老二,而且因受到刺激,龟头上的洞流出不
少淫液。灿明两手握住文泽的老二,上下的移动,文泽想伸手阻止,但因双手被
铐在背后,无法动弹。

  “原来是个男生,这下好玩了!”

  灿明把老婆拉到文泽身边,解开嘴里的球,把老婆的嘴贴近文泽的老二。

  “好想吧?”接着把文泽老二放到她口中,她使劲的吸吮。

  “不要哇!”文泽大叫。

  灿明把球塞到文泽嘴里,皮带在脑后绑上,文泽头一次被这样,差点无法呼
吸,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经过灿明老婆一阵吸吮后,文泽由龟头射出许多白色液体,她含在嘴里正想
吐出,灿明用力压着她的嘴:“吞下去!”

  “还有地下的!”接着用脚把她头压下,命令她舔乾净!

  接着灿明用胶带在她嘴上绕了几圈,把淑芳拉到墙角,那里有一个木箱,箱
顶有一个洞。文泽正不解时,灿明把淑芳推进木箱,那是一个很小的箱子,淑芳
只能屈着身体,头由箱顶穿出。

  文泽一惊,心里很害怕,不知自己会如何?

  醒来后,文择发现手上的手铐解开了,但是换上的是腕铐。那是一个皮制的
手铐,上面锁着一把锁。文泽起身想离开,却发现自己被一条铁链链着,箱中的
淑芳低头睡着了。

  “你醒了!”文泽正由外面走来。

  “好好的男人不当……嘻……”

  “喔!忘了,你不能说话。”

  “小美人……”灿明推了一个镜子到文泽前面,文泽脸上的妆被泪水弄得一
团乱,他羞愧的低着头。灿明拿了一条铁链锁在文泽颈上的项圈上,把他马甲的
拉链扯下:“去洗一洗吧!我的美人。”

  文泽脱下了马甲和网袜,打开水龙头使命的冲,把脸上花掉的妆死命抹去。

  洗完后的文泽一丝不挂,只剩下颈圈和腕铐。

  灿明丢了一件裤袜到文泽面前:“穿上它!”

  文泽拿起了裤袜准备穿上,老二却不禁的涨大。

  “一个女人怎会这样?”灿明说道:“我有办法!”

  灿明想到以前老婆因车祸受伤,脊椎常会痛,医生曾私下开了一些麻药。

  “这可以试看看!”说着走到床头柜旁取出了一罐药水与针。

  文泽看到大吃一惊,下意识的想跑,但被栓着跟本跑不远。灿明把文泽压倒
在床上,手反锁在背后,拿起灌满药水的针,一手握住文泽涨大的老二,准备扎
到文泽的老二上。

  “啊~~”文泽大叫一声,针已刺进龟头,只觉一阵刺痛,紧接着是一阵肿
涨。过一会老二消下去了,而且也失去了感觉。灿明用针头往他龟头上刺,只见
鲜血流出,文泽却没一点感觉。

  “这样好多了。”灿明取来了一根假阴茎,放到文泽嘴里来回抽动。文泽从
没如此受虐,眼泪不禁又掉下来。

  灿明在阴茎上抹了些婴儿油,把文泽推到地上,坐在文泽背上,将假阴茎插
入他肛门中来回的抽动。文泽感到四肢无力,一股股便意涌上。

  灿明使劲的把它塞进肛门,“啊~~”文泽痛得大叫,此时假阴茎只剩短短
的一节夹在缝中。

  文泽穿上一双黑色的裤袜,隐隐约约看到双腿,令人不禁暇想。灿明拿来了
一条尼龙的内裤,上面还有一条皮带,看起来很小件,文泽穿上才发现那有伸缩
性,穿上后非常合身,胯下几乎没有半点空间。文泽担心,如果麻药过去勃起的
话……

  灿明在文泽穿上后系上皮带,在后面加上了一道锁;又拿来一双黑色的高跟
鞋,大概有四寸吧!鞋跟只有原子笔般粗,踝上一样有一条皮带。

  原来这是灿明老婆的衣物,自从外遇被他发现后,他一直在想着如何虐待她,
所以很多衣物都经过了改良。

  文泽穿上后只觉脚底一阵酸麻,加上假阴茎塞在肛门里,一阵阵感到浑身无
力,跌倒在地上。灿明在文泽腿上来回的抚摸着,文泽感到一阵快感和意外,若
在以前老二早已翘得老高,但现在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灿明抬起文泽的右脚,一手把皮带在脚踝绕了二圈,再加上一道锁;接着再
换左脚,接着又把双手反锁在背后。

  此时文泽无力的……


[ 本帖最后由 abcd_zzz 于 2009-6-28 23:29 编辑 ] 为什么总有TJ文呢?就好像快到高潮被捉奸在床一样..这女的真倒霉啊  感觉不是很重的口味 就是有点少可!看到高潮戛然而止,哎,这种感觉真难受,下次看文章 先看结尾有没有。后面的呢。我最讨厌的就是“此时文泽无力的……”这种,对读者的不尊重太监了,很不错的文章,就是没下文啊。精彩!太谢谢您拉!感谢分享,谢谢楼主,辛苦了!